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情感文章

春信

2018-06-21 09:49编辑:admin人气:


春信
>

春天来了,在冷冷暖暖中间颠簸,从来都是委婉曲折的,今天天气温润如玉,明天却来一个北风呼号,断不是全部柔情在怀的模样。暖阳和寒流仿佛串通好了,你一三五,他二四六,留出一个周日下点儿有情调的小雨。这样折腾之后,燕子捎着春信来了,喜鹊和布谷鸟也来了,燕子说我从南方回了,虫儿们出来吧;麻雀说,我在这里坚守了一冬,这儿是我的地盘,你可不许烦。

此时,春天的水位还没有爬上岸柳的梢头,但冬的威力已远远不足了。天气虽然不是风轻云淡的那种,但寒风里留下的仅仅是幽幽的清气了。街边的玉兰树不断蓄积着能量,过不了多久,就像我在一首诗里写的那样:树上栖云,云上飘逸置坛/坛中安坐真正的诗人/是白玉兰把报恩情愫写成大大的花碗/白玉兰大轮大轮凌空绽/那种美丽使我想起穆桂英,想起花木兰/那是高贵气质的手,捧出酒一碗/如果我的惊叫/使酒花飞溅,我就静静守候在一边/看你与天、与地,把花碗里的酒慢慢敬完

是的,这个季节里的每一种树木,都在酝酿生命的春信与?a href="//www.bidushe.cn/view/lang.html">狼椤4阂固庞晟?ldquo;沙沙沙”地响,终于明白,原来春雨继续干着冬雪的工作,缓慢、执着。靠着雨窗,恬淡了心,听春雨敲屋瓦,慢慢睡去,别是一番滋味。第二天,还是微雨蒙蒙,于是饭后打了伞,踱到广场看湖水中的一串串涟漪,好像周遭就是雨幕的盆景,望一会儿烟波雾柳,我有点儿像远古的高士了,呵呵,不错。

柳丝泛绿——似乎是春信的专场,垂柳与旱柳经由一场春雨的抚慰,春心跳动起来,发丝缠绵起来。说来也怪,冬日里的柳丝枯线条条,好像病了,也好像睡了,等到雨水时节,柳丝上的绿珠珠一个个商量好了似的,一起冒出来,寻春的人顿悟:枯而不死,时光点化,一切原本就站在那里,都不会太差,只要心里守定住就行了。

于是,看着柳丝继续想吧,从土块冻裂到泥土翻浆,湿气始终唱着主角,湿气在每一个角落和处所停留、蔓延和渗透,把整个干燥世界湿透了,浸软了,春信便都传遍了。

浪漫的春天,从泥土觉醒开始,从湿漉漉的春信开始。桑椹、杨梅、杏子,都还沾着泥土湿气;莴笋、黄瓜和油绿的小白菜,和露带泥,仿佛是冒了春雨新采的。于是,把春天吃在嘴里,便不再是神话。

雨水本来是凉的,遇到泥土变温了,再经日光的照射加温、加温,生命的信息一点点蠕动起来,赤橙黄绿青蓝紫便当仁不让了。现在,我看到的春信正是湿湿的泥土消息,我看它们那般赤诚、那般有情。是呀,春信来了,也让我们的心眼儿跟着湿润起来吧……

(来源:http://ippeitakei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ippeitakei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