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伤感文章

真实的轨迹

2018-06-21 09:49编辑:admin人气:


真实的轨迹
>

哥哥是个真实的人,做人真实,做事真实,为人品格也好,为事风格也好,真实得不掺任何虚假。岁月不绕人,似乎是转瞬之间,他变老了,头发灰白,脸上爬满皱纹,听力也大大地减退。70多个生命年轮,将他不知不觉地推到老年的行列。不老的是他那永远不知疲倦的双腿,还有那向来关注政治和社会的思维。

当年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差,生活很困难,四个孩子他又排行老大,为了替父母分忧,他主动放弃了上高中的机会,到当时苏联专家在东北帮助援建的化工厂当了学徒工。这种选择决定了他一生的生活和事业的轨迹,因为他在那一干就是几十年的时间,再没有迈出那家化工厂的大门,直至十几年前从岗位上退休。

我和哥哥要家里排序一大一小,年龄相差15岁,按过去早婚的说法,差不多相差一代人。从我记事起,哥哥就已结束学徒生涯,不在生产一线当工人,而是在厂里的科室做政工工作。经常坐火车天南地北地出差,搞政审外调什么的,家里墙上挂着那两个镜框里的照片,大部分是他出差到大都市和风景名胜区的留影。他人长得五官端庄,个头不矮,加上景色的衬托,看上去挺精神的。小朋友或是同学来家里玩,我常指点给他们看。最让我高兴的是,他出差回来时常带一些南方水果和特产,都是我不曾见过和尝过的。

哥哥上班的化工厂离家很远,骑自行车也得个把小时。妈妈每天起大早为他做饭,还要带上中午的饭盒。那时的东北冬天冷得吓人,穿棉衣、棉裤,戴棉帽、棉手套,也抵不过刺骨的寒风。现在想来如今的年轻人不用说工厂的劳动强度,就是每天上下班这段路途的折腾,谁能受得了这份辛苦?

我刚上小学时,哥哥就结婚了,开始没有房子,和家人在一起住。后来,厂里给他分了房子,上班近了许多。后又几次调房,有平房也有楼房,有自己取暖的也有化公司集中供热的。屋子都不大,没有什么象样的摆设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张小桌,长宽都不超过一米,常年摆在床上,既是饭桌,也是书桌,他工作经历中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做宣传科科长工作,好多文章都是趴在那张小桌上完成的。

哥哥有一定的文字功底,文章利落,就像他这个人干什么事不拖泥带水。他字写得特别好,草书的笔划很简单,又很漂亮,我曾模仿过但效果不佳,最后放弃了。那时候写文章没有电脑,全靠一笔一划一字一格地写,常年写的大都是领导讲话稿,常常是写了改,改了再写。当时我年龄小,不知道他一天天写来写去,为什么一摞摞的稿子开头都是同志们,都是领导的口气,后来参加工作后知道,就是厂宣传科给领导写的不同内容的讲话稿。我想他这辈子可能把语言都溶于笔端了,要不然为什么总是沉默寡言,特别不喜欢与人客套和寒喧。

那时没有电视,人们对新闻时事的了解和把握,除了报纸,就是广播。每天早晚新闻联播,哥哥若是没事是必须要听的,而且是全神贯注地听,谁要是打扰他就会跟你就瞪眼睛。哥哥不仅写讲话稿,还写一些理论文章,经常能在市里的报纸杂志上见到他的名字。只要是哥哥的文章,不管我喜欢不喜欢,都要看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敬佩。

后来哥哥担任厂政治部主任,事务性工作多了,趴在桌子上写材料的时间少了,但读书、看报、听广播学习的习惯没变。80年代中期,提倡干部年轻化、知识化,他连高中都没有读过,那点才干全靠多年工作实践的修炼,加之年龄的原因,失去了提拔的机会,后来回到车间当书记直到退休。想来那个时候的哥哥,应该是多少有些不甘吧!但从未听他说起过。他是多年化公司和厂里的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,光荣榜上经常能看到他的大照片,我觉得他当之无愧。

哥哥入党早,我上学后,免不了时常填一些的登记表,在他的政治面貌一栏,当我填上党员、干部两个字时,内心是一种很大的荣耀,因为在我们这个祖祖辈辈的平民家庭,在我的心目中,哥哥无疑是最值得骄傲的。

哥哥因过早参加工作错过了上大学的机会,他格外懂得珍惜。父亲是个勤劳能干劲的人,家里很多大事小情包括为我们动手剪裁衣服他都责无旁贷,不知为什么,但学习的事他很少过问。在这个问题上,哥哥似乎替代了父亲,他最高兴的事就是看着我们认真读书学习。那时大姐已在外地读书,我又小,他常常把这种期望转嫁到二姐身上。好长一段时间的早晨,哥哥都把二姐从睡梦中叫醒,让她起来读书,二姐的睡眠好,有时睁开眼睛又睡过去,为此哥哥还动手打过她。直到现在我们回首这段往事,作为笑谈提及,二姐对哥哥的暴躁背后的那一抹温暖,感激之情里隐约还有一丝复杂。

哥哥是个有家庭责任感的人。母亲生病后,哥哥只要是有时间,每周日休息的时候,都要骑自行车往返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回家看看,有时买一点吃的东西带去,那时候家里住的是普通的平房,到室外担水,买煤买粮的活,都是我和父亲的事。可能是因为他是家里的唯一男孩,父母很少让他干家务活,久而久之他眼里也看不到多少家务索事。他每次回家屋里屋外转转,简单问问家里的情况,就匆匆骑车返回去了。我从农村插队回来参加工作后,父母有人照顾,经济条件也有了很大的改善,哥哥也就放心了。

哥哥不愿言表,大姐、二姐结婚离家很远,不在一个省份,平日从未听他提及什么思念之情,却见他多次找机会去看望她们。后来大姐生病,他更是有些放心不下,经常向我们打听她的病情,送去一些安慰。

哥哥的身上有好多父亲的遗传基因,比如说性格秉性、饮食习惯、身体素质等等。特别是身上那种不易觉察的品格,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都特别坦诚真实,尽管与市场经济时代的飞速变迁有些落差。他还在岗位工作时,一次他撰写的党风廉政方面的理论文章在化公司获奖,孩子们说起此事,他却说,不是我的理论文章水平有多高,而是廉政是个敏感的话题,有的人不愿提及,怕招惹非议,有的人不敢触及怕引火烧身。哥哥在这个问题上敢自我叫板,他职位不高,官也不大,但在他身上或多或少能感受到50年代党员干部的形象,就是勤勤恳恳,两袖清风,真实得如同一杯水清澈见底。

哥哥上班那些年可以说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,家务事也很少过问。退休后先是在一家企业帮助做了几年管理工作,年龄大了,家人都不主张他一个人在外地跑来跑去,便回家休息养老。他生活的半径很有限,他住的是化公司住宅,退休的老工人,有的比他年长,有的比他年轻,闲暇时凑到一起,话题离不开百姓柴米酱醋盐,免不了对政府、对社会发泄一些不满和牢骚,甚至骂几句脏话。哥哥搞一辈子政治工作,即使对这些社会问题有一些自己的看法,但更多的仅仅是关注。话不投机,清高得掺和不到块。加上他不抽烟、不喝酒,不打球、不跳舞,没有任何娱乐爱好,离开岗位时间一长,生活的半径很有限。

哥哥一个人在家里时,仍喜欢看看报纸、杂志,是电视《新闻联播》节目的最忠实观众,至于其它可以慰藉人们夜晚孤独的电视剧,他从不感兴趣。他每次到我家来,都要找一摞喜欢读的书背回去。当然相比起来,过去那种因工作需要而日积月累形成的对政治、时事关注的热情,已经渐渐地沉淀下来,他开始接受自己成为退休干部的事实,也像其他退休干部一样关心自己工资的涨幅,关心晚辈的成长,关心超市肉蛋奶的价格,而曾经作为工作技能的读书写作,则不过是他换取退休生活乐趣或者说是习惯而已。因为过去那些关于政治、经济形势与企业生产、文化的激情思考,变成了简单的消磨光阴的阅读。

哥哥多年不变的还有保持睡早起的生活习惯,无论春秋冬夏,无论在什么地方,他永远都按着自己的生活节奏起居,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,习惯已经成为自然。

休闲的退休生活,让哥哥人生最大的改变,是懂得了用坦然回归家庭食人间烟火的生活方式,让自己与生活讲和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让他在我心目中的感觉,其人物性格更加丰满。前几年,嫂子一直被一家民营医院聘去当妇科医生,这是她一辈子的职业。尽管薪水不高,她觉得是一种价值。哥哥在家里承担了接送晚辈上学、做午饭等家庭主妇的家务,而且心甘情愿、无怨无侮。腾出的空闲时间,便独自出去散散步。他性子急,走路如风,即使现在这个年龄,一般年轻人也未必能走过他。我曾多次劝嫂子,趁着身体还允许,和哥哥一起出去旅游。嫂子风趣地说,他走路那么快,转身功夫就没影了,谁能跟得上。听力又差,招呼听不见,出去本来是件挺快乐的事,有时却免不了生气。我一听是这么个理,忍不住直想笑。

遗憾的是,哥哥新近患了心脏病,病兆虽然不是很明显,医生为保障他的健康,防止万一有什么不测,请北京专程请来医院的大夫,连同其他几个患者一起,在相同的时间、相同的身体部位,做了心脏支架手术。手术时间十几分钟,小小的精密的支架,输通了心脏回流的血液,却拌住了他的双脚,他一时间再不敢像过去那样,一个人随意地快步如风地行走,特别是一路小跑的样子。他有精神负担,家人也拿他当瓷娃娃看待。

时间最能磨炼人的性格,急性子的哥哥,年长以后性格有了很大改变。一次在哥哥家,看见餐桌旁的墙壁上,有一张用钢笔写给嫂子的留条,提示出门时,别忘记关煤气、关灯、关水、关门等事宜。这温馨提示,让我对印象中的哥哥判惹两人。我眼里,他真的变了,变得越来越有血有肉,更立体更完美了。

哥哥是目前我们家族最年长的人,三代单传,他孙女无疑是最后的人脉了。或许是年纪的原因,一辈子很少管孩子生活成长的他,对孙女的关爱超出了我想象。自从孙女来省城上大学后,他时常过来看望。工作后,拿出老两口退休积攒的钱,帮助买房子交首付。他感觉自己听力有点差,打电话交流费劲,就时常发信息给孙女,有的信息就是一篇短文章。在他心里,孙女可以说是他的精神寄托,按他的话说,孙女一切安好,就是晴天,似乎这辈子没有过多的牵挂了。

或许就是这些不经意间看似平常但又难以抹去的点点滴滴的记忆,让我对哥哥有一种近乎于父辈的尊重和敬意。父母去世早,兄妹四人,天各一方,只有我和哥哥同在一个省份,百公里距离,相对近一些。因为心里有他便常想起他,有时回去看看,带去点吃的或者用的东西,我的这片心意这份情感,从他那高兴的神情里能读出来。哥哥有什么事,都喜欢自己扛,包括家人也不愿添麻烦,可以说不到万不得以,从不轻意张口。我知道他这个人自尊心强,他说的事,即使有什么困难,只要我能办到都会竭尽全力。我特别理解他,真心希望他晚年安逸幸福。

岁月轮回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长大了成熟了,哥哥反到像个孩子,象我当年一样,常常以有我这个妹妹感到骄傲。我写的文章和出的散文书集,他认真地阅读,包括与我工作单位相关的事,他都特别关注,还喜欢与我探讨一些时事政治问题。

(来源:http://ippeitakei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ippeitakei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