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心情文章

忠饭

2018-06-22 09:41编辑:admin人气:


忠饭
>

我们当地是依着山弯建房的。那时,我们生产队叫竹山弯,是由大弯里、背弯里、下家弯、肖咕岭四个自然村落组成。从七月初十的晚上到七月十四晚上,这四天多的时间里,每一个自然村里的住户,轮番在自己弯里的正厅屋供奉先祖,我们称之为“忠饭”。“忠饭”分早餐、中餐,而下午供奉点心、开水即可。

到了“七月半”的时候,生产队会杀猪捞鱼,每家每户能分得两斤猪肉和一条草鱼。所以,“七月半”也是我们小孩很盼望的日子,有鱼肉可吃,有美味可享。

我家属于背弯里,背弯里共有四房,十几户人家,每一房都有几户人家。我们这一房,我家和伯伯家,还有堂伯伯两家等共四家。这四家是例定的农历七月十二给先祖“忠饭”,每到这一天,都会在我们背弯里的正厅屋里祭祀先祖——“忠饭”。

那时候,我们早餐基本都是喝粥,不吃饭。只有在祭祀先祖的这一天早餐,特别丰盛,既有粥喝,也有米饭吃。这一天,我们沾先祖的光,吃得可谓大鱼大肉。父亲把母亲煮好的红烧肉、青椒炒鱼、清蒸土鸡、水煮油豆腐等四碗正菜摆放在竹篮里,我们端着九碗米饭,拿着九双筷子和九个杯子,跟随在父亲身后,来到正厅屋里,大人们摆好饭菜,倒上米酒,点好蜡烛,点香,作揖,烧纸,跪拜,敬请先祖吃饭,非常虔诚。

我们肃立一旁,被大人们要求不要乱走乱动,不要高声笑语,以免打扰了先祖喝酒吃饭的雅兴。我们小孩也就虔诚地肃立一旁,看着看着,眼前似乎有许多老人在吃着这些美味佳肴,甚至想象着先祖们吃得津津有味,不由得肃然起敬却又恐惧起来。

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,大人们一声:“老嗲嗲老能能(平声),你们要吃好啊!”边说边移动坐凳,把杯子里的米酒洒在地上,慢慢收拾好饭菜,我们尾随其后,就可以酣畅淋漓饱餐一顿美食,这叫做“捡破餐”,寓意吃了先祖吃剩的饭菜,将会平平安安。

中餐的程序也是如此。

“七月半”到了尾声,各家各户开始做糍粑了。很奇怪的是,我们生产队四个自然村,其它三个自然村是农历七月十四送走先祖,而我们背弯里是七月十五这一天。

传说,我们背弯里和大弯里是同一房先祖,后来开枝散叶,就到背里弯建房居住,但是,背里弯的先祖牌位还是放在大弯里的正厅里。到了农历七月初十的晚上,早年背弯里的人,选出德高望重的几个男人,提着灯笼,走到大弯里的正厅屋牌位前,烧香,作揖,然后,弓着背,做背人状,从大弯里把先祖请到我们背弯里的正厅屋里。

据说,我们背弯里人实在厚道,有一年的七月十四下午,天空中下起了滂沱大雨,背弯里人就说:“老嗲嗲老能能(平声),下雨天,多呆一天,明天再走吧!”

从此以后,我们背弯里就是农历七月十五送走先祖。这个传说,是母亲讲述的,我们也是听之任之,沿着习俗,在农历十五这一天的傍晚,举行送走先祖的仪式。

我们当地送走先祖的仪式,叫做“打发”。“打发”一词,我寻找释义,有以下几种:一般指派去办事;使离去;从某处撵走;轻松随便地消磨。在我老家送走吃酒席的人,叫做“打发”客人,送走先祖的仪式,也叫“打发”。这种叫法有些生硬,一点也不温和。这却正好吻合我们老家人生硬、耿直的性格。老家人的口音都是降调,而且是陡降,听起来不柔和更不委婉,因为口音特别,我们被称之为“马水牯”,一个“牯”字,可见老家人的性格风貌。

到了这一天,家家户户提着糍粑,拿着纸钱、檀香,来到各自的正厅屋前面的坪地上,地上摆好一张八仙桌,糍粑供奉在桌上。女人们在地上烧钱纸,男人们点完香,肃立一旁。待钱纸烧完,男人们点燃鞭炮“噼里啪啦”响彻云霄。大人们一边收拾糍粑,一边说道:“老嗲嗲老能能(平声),没有什么好招待的,多带点糍粑呀!保佑家家户户平安幸福啊!”

而祭祀先祖用过的那些糍粑,就是我们儿时最美味的零食。糍粑,是我们当地最主要的糕点。号称“粮仓”的家乡,做喜事,是用糍粑做点心,招待客人,也是糍粑。糍粑既可用植物油加红砂糖煎着吃,也可放粥里煮着吃。可是,最具家乡风味的吃法是把糍粑放到柴火灶里用燃烧尽的木炭煨着吃,外焦内嫩,既像吃锅巴,却分明又是糍粑的味道。用柴火煨着的糍粑,是真正乡野的味道,也是故乡味道,今生难忘。

(来源:http://ippeitakei.com)

上一篇:打水漂

下一篇:茶中禅思

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ippeitakei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